孙骏毅  
 
 
 


 
 
第三只眼睛看世界
 

夏夜的风吹过小巷

      1、 蝙蝠的狂欢。苏州的夏天是真正的夏天:灼热、闷热、酷热,好像划一根火柴就能把周围空气点燃。 摸摸墙壁,烫的;摸摸水缸,热的;屋檐下、街沿石,在火烧般的晚霞里冒着丝丝热气,人呆在屋里就像钻进一个大蒸笼。这时,左邻右舍就会被暑热赶到小巷的山墙下、风口处来乘风凉。勤快的女主人往往会吊上几桶井水泼在地上,泼得湿湿的,像刚下过一场雷雨似的,地上立马透出丝丝清凉。人们把竹榻、藤椅、马扎、条凳一一搬出

2017-06-01 21:43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沙粒记

      沙粒记   “瞎子”表叔走了。那天,天有点暴冷,乡下的风也特别大。村里的人帮着张罗丧事,该来的亲眷都赶来了,对着黑框里的“瞎子”磕几个头,烧几只黄裱纸折叠的元宝,然后根据乡下办丧事“一条龙服务”的规矩,接下来是哭丧、念超度经、吹吹打打,然后是告别仪式、追悼会、火化。   然而,是否开追悼会,丧家支支吾吾拿不定主意了。   悼词谁写?有几个熟悉我的乡亲说,这不有城里来

2017-01-11 21:04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朝鲜一瞥:神秘的邻居

            高丽航班在午夜星空里起航。 灯光远去,城市远去,大陆海岸线远去。 大约飞了2个多小时,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平壤机场,一脚就踏进邻家的大客厅。 近近远远,朦朦胧胧,墨色的子夜漏下几处灯光流萤般闪烁着。 因为是初秋,夜风有一丝凉爽。 大巴车急急驶过,即使我再贴近车窗往外看,看见的也是朦胧而跳跃着的灯影、树色、屋脊、车辆。 邻居家好像习惯了日出而作日

2016-08-29 17:02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上一页1下一页
  ★  夏夜的风吹过小巷
  ★  沙粒记
  ★  朝鲜一瞥:神秘的邻居
  ●  伊拉克蜜枣
  ●   好一个“穷半天”
  ●  10颗佛头被盗,责任究竟在谁?
  ●  郭敬明骚扰男作家为何会成为一场娱
  ●   二十四节气养生与用香备要
  ●  二十四节气养生与用香备要——秋刊
  ●  推广
  ●  周冬雨吐槽双眼皮像肚脐又得罪了不
  ●  黄芪加薏米 常喝百病少
xixidrm
lyn2017
宋胜利
xgr2016
驿人
绝壁悬松
邓文武
老笨
版权所有:©2017博客日报 浙ICP备06051813号 浙B2-20090125 给博客日报留言 律师声明